芹泽多摩雄,芹泽多摩雄被索尼绑架了这事,究竟有几成真?

浏览:4661   发布时间: 2022年09月23日

热血高校:盘点铃兰史上历届老大,芹泽多摩雄和泷谷源治垫底?

欢迎大家乘坐二次元巴士,本车时速666,请乘客们抓好扶手系好安全带,切勿中途跳车!

《热血高校》这部漫画作品很多人都知道,它的同名电影改编作品在国内拥有很高的人气。前面两部电影中出现的芹泽多摩雄和泷谷源治这两个角色受到很多人的喜欢,在电影中,这两人都曾站上铃兰顶点,都曾成为老大。而咱们这次要来聊的话题,就是铃兰史上的那些曾称霸一时的老大们。

5.泷谷源治

泷谷源治是铃兰第二十三届的转校生,他最初来到铃兰只是为了跟父亲的约定,只要他能够统一铃兰,他的父亲就同意让他继承流星会的事业。当时的铃兰被芹泽多摩雄所统治,源治最终纠集了GPS军团,击败了多摩雄军团,成功地站上了顶点。不过由于源治胜多摩雄的客观因素太多,我们不能简单地认定源治一定比多摩雄强,这二人的实力其实不相上下。泷谷源治实力评级A+~S-。

4.芹泽多摩雄

跟泷谷源治一样同属于第二十三届。在源治没有来铃兰之前,多摩雄一直以“万兽之王”的称号统治着铃兰,铃兰的天台被他改造成了兄弟们的“棋牌娱乐室”。然而GPS军团的崛起却动摇了多摩雄军团的统治,由于时生病重,多摩雄一直无心跟源治战斗,最后惜败给源治,也诚心地认可源治成为新的铃兰老大。多摩雄实力评级:A+~S-。

3.月岛花

铃兰史第二十九届的老大,是铃兰史上第一个被所有乌鸦正式认可的番长,跟其它老大都不太一样的是,月岛花身上没有太多痞气,他为人非常讲义气,打架和战斗都是为了兄弟和朋友。尽管最后在挑战九里虎的时候失败了,但是九里虎认可了他,说月岛花才是有资格成为铃兰老大的男人。月岛花实力评级:S。

2.花木九里虎

严格意义上来说,九里虎也算不上铃兰的老大,只不过他曾经站上过铃兰的顶点,也有很多人愿意把他认成老大。就单纯论战斗能力的话,九里虎绝对能够轻松当上铃兰老大,他的“大魔王”称号可不是白叫的,但九里虎这个人并不看重地位,他唯一感兴趣的事情就是“泡妞”,如果碰了他的女人,暴走状态下的九里虎可是具有毁灭性的。花木九里虎实力评级:S~S+(暴走状态下)。

1.坊屋春道

如果说月岛花是铃兰史上第一个被所有乌鸦正式认可的番长的话,那么春道就是铃兰史上第一个被所有乌鸦非正式认可的老大。因为从春道打败阪东,打垮武装战线,制霸铃兰的时候起,所有的乌鸦都被春道的魅力折服了。但春道本人,却从来没有想过做老大,他说:我啊,作为一只乌鸦足矣!

春道不一定是铃兰史上最强的男人,但是却一定是最棒的男人。春道的跟班安田非常信奉这一点,虽然那个男人嘴上总说着不想当老大,但是每当兄弟们遇到事的时候,他却总是自己冲在最前面,总是想一个人解决所有麻烦。在哲顿的回忆当中我们才知道,原来曾经有兄弟因为春道被打瞎了眼睛,那之后春道就再也不想当人的大哥了,由此可以看出他的内心其实是很温柔的。

尽管连春道这样强大的男人也会败给林田惠,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在乌鸦们心中的地位,他是真正的铃兰“鸦魂”。坊屋春道实力评级:S+。

最后我们再说说“铃兰史上的最强”林田惠,有人可能会疑惑为什么不把林田惠排进来。这是因为林田惠才是真正无心江湖的独狼,他不想当老大,也没有人认他当老大,这一方面的确是林田惠不喜欢参与战争,另一方面也可能是他实在太强了,强得不像是一个用“大哥”就可以定义和诠释的东西,他是铃兰“永远没有顶点”的具象化代表,其人设背后的内涵远比一个老大更复杂。

好了,关于《热血高校》的话题就跟大家聊到这里了,请大家一定不要忘记关注二次元巴士哦。

《热血高校》芹泽多摩雄“撸袖子”是什么意思?衣袖演技100分

说起《热血高校》,可以说得上是岛国被认可的少有的青春热血电影,甚至成为2000年代正处青春时期男儿们的热血情怀,虽然起初看这部影片的人都已经参加了工作,或许已经为人父母,但是提到《热血高校》总能让人回忆点什么。

热血高校

《热血高校》中形形色色的人物,令我们记忆犹新,人物各具特点,每个观众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那个人物,或许因为长相、或许因为语言、或许因为行为,总的来说,就是不同的角色,有着不同的人格魅力,相信这也是我们喜欢这部影片的原因。

芹泽多摩雄

虽然是漫画改编的电影,但是对于人物的刻画、选角都是精心安排的,那么今天我就来说一下影片人气盖过主角的角色——山田孝之饰演的《热血高校》的男二号芹泽多摩雄。

战斗中的芹泽

芹泽被称为“万兽之王”,顾名思义,在铃兰男子高校,无人可以出其右,影片和漫画一样,芹泽的身材并不高大,甚至可以说是矮小,但是他却力大无穷,战斗能力非凡,在鱼龙混杂的铃兰高校中,称王称霸,这是吸引观众的第一点原因,通俗来说,就是反一号(第一部《热血高校》的最终BOSS)的人格魅力。

如果说一个角色有着吸引观众的多项特质,他们这些特质出现矛盾,呈现出的效果会成倍剧增。

芹泽玩麻将

芹泽多摩雄的吸引观众的第二个原因就是除了实力强劲以外,生活中十分幽默,可以说骨子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二货”,而他又是一个心地善良,重情重义的人,时生病危,他悲伤难过,勇次使用下三滥的手段威胁对手,他及时制止,这样一个集义气、勇气、权利于一身的人,似乎和我们认知的“反派”角色有很大出入,这就是个人特色中的矛盾,令芹泽多摩雄的人设大放异彩。

当然,我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芹泽多摩雄的另外一个特点。

日本的这部《热血高校》每个人都高度还原了漫画中人物的形象设定,这不禁尊重了原著,也是每个漫画人物活灵活现的展现在观众面前,芹泽多摩雄有一个特点,单把这个人物拿出来的时候,并不会在意,但是如果多个人物站在一起,我们就会发现,芹泽虽然穿的是长袖衬衫,但是他一直是挽着袖口。这个小小的设定也许不会令观众有所在意,因为我们注意的是他的强大,是他的重情重义,是他的大局观,而不是他的衣服。但是这件衬衫的穿着方式,却能体现他的一个最重要的特点——穷。

山田孝之

芹泽多摩雄家庭贫寒,被称为穷人,而他也以“穷人是很强的”为自己的口头禅,而这句话其实在漫画中是没有的,是山田孝之在接到“芹泽多摩雄”这个角色后,给这个角色设定的一个“二设”,采访中,山田孝之这样说道:

“我唯一提议的是『穷人』这个背景设定。这点本来在剧本里没有,但我希望有个让芹泽多摩雄作战到那种地步的理由,或说是原动力、为何要做到那种地步的精神粮食,因此就作了『由於贫穷而没什麼可失去的人,是很强的』这种设定。”

第一部《热血高校》中,忠太介绍“芹泽军团”的时候,其中一个镜头就是芹泽威风凛凛的带领着他的队伍在学校走,突然画风转变,芹泽在地上捡起一块面包,两三口吃了起来;第二部《热血高校》中,伊崎瞬为了小栗旬饰演的泷谷源治能够击败凤仙高校,挑战芹泽,结果可想而知,芹泽击败伊崎瞬,就在离开的时候,发现地上有几块碎饼干,二话不说捡起来就吃,这让芹泽多摩雄的穷人形象更加深刻。

芹泽挽起袖子

虽然身边有好兄弟辰川时生这个大财团的富家子弟,但是毕竟不能万事靠别人。芹泽自己也是勤俭节约,而芹泽总是挽起袖子的形象,不是为了使芹泽多摩雄这个人物看上去更加强大,而是因为这件衣服多了很多年,处于青春期的芹泽虽然矮小,还是在成长的,而这件衣服始终没有换过,但是芹泽一直穿着它,不舍得扔掉,买新衣服是要花钱的,自己当然买不起,但是袖子短了,也不好放下袖口,只好挽起来,别人自然就看不出来衣服是否合身了。

芹泽和源治

那我们再回归到第一部《热血高校》最终决战时刻,有很多观众为芹泽多摩雄与泷谷源治一战的失败正名,基本上是两个原因:

前期基本胜利

第一,第三方坂东势力的加入;在泷谷源治败局已定的情况下,武装势力坂东一伙加入了战斗,令源治的“GPS”军团起死回生,而之前芹泽军团已经用了耗费了很大体力,现在显然吃不消。

芹泽

第二,我估计芹泽压根就没吃过饱饭;这一天又是一大早,芹泽估计早饭都没吃就来和源治对决,更何况连一身合适的衣服都买不起,恰巧又是下雨天,真可谓是饥寒交迫,要不是芹泽多摩雄体健如牛,可能还没战斗就倒下了,与黑帮社团负责人的公子泷谷源治的生活水平可谓是太壤之别,打了败仗也是情有可原的。

疫情期间,虽然很多企业单位开始复工,但是更多的朋友还是采取在家办公的状态,强烈推荐重温这部《热血高校》,毕竟点燃青春的热血,是会给生活增添乐趣的,以上分享纯属个人脑洞大开,欢迎大家共同讨论、切磋哦。

这里是影剧观世界,感谢您的阅读。

芹泽多摩雄被索尼绑架了这事,究竟有几成真?

当演艺圈和游戏圈开始交互式整活。

二十年前,一款让玩家可以顶着当红男星“金城武”的脸,在日本战国时代砍杀怪物的游戏,成为了当时讨论的焦点。三年之后,卡普空早又“别具新意”地将让·雷诺加入其中,和前者来了一次跨越时间与国籍的共演。

这大概是我对“电子游戏界中也存在明星效应”这件事情,第一次产生认知。

《鬼武者3》(2004)

到了今天,请些真人演员来对游戏进行宣发,或者让他们成为游戏的主角,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这样做的好处非常明显,就是能为游戏带来“破圈”式的话题热度。

上个月初,世嘉公布了《审判之眼:死神的遗言》(以下简称《审判之眼》)的续作,《失落的审判:未被审判的记忆》,让男主角“八神隆之”,以及他的扮演者木村拓哉,再一次回到广大玩家视野当中。

《失落的审判:未被审判的记忆》

如果光从游戏内容来看,《审判之眼》只不过是一部对其《人中之龙》系统和世界观,修改细微设定,用以开拓新用户群体的实验性作品,虽然有着成熟且完整的故事构架,其中类似于“尾行”“无人机”之类的不少玩法设计,却显得有些后劲不足。

但就是这样一部具有实验性的作品,却比正统的《人中之龙》系列,优先获得了开发续作的机会——尤其是在东家世嘉被迫变卖家产,系列总导演名越稔洋从董事降职的当下。

尽管本作可能涉及了大量《人中之龙7》的素材复用

作为日本曾经“最受欢迎男子偶像团体”SMAP的一员,木村拓哉的人气可以说是演艺圈中的“顶流”,影视剧只要有了他的出演,收视率就提前得到了保证。我不确定木村拓哉的脸模具体值多少钱,但从坊间传闻,他每集电视剧片酬约450万日元,以及整个游戏中,总时长超过1000分钟的台词这两点来看,世嘉应该是没少投钱。

就现在看来,《审判之眼》的钱花的不算冤枉,正是因为木村拓哉的存在,让本作获得了大量的关注,而从这次续作的宣传架势来看,颇有将取代正传系列,成为当家头牌的架势,这可能是近几年除了《赛博朋克2077》以外(尽管它的最终结果并不理想),游戏界最成功的“明星营销”案例了。

基努里维斯的加盟,曾为《赛博朋克2077》赚足了话题

在近些年来,各大游戏厂商都开始绞尽脑汁,想用现有的资源整出点新活来的时候,“让明星去做点沙雕事”显然成为了一个不错的选择,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乐子都是有的。

但在连声优都有着“偶像包袱”的当下,完全“靠脸吃饭”的影视剧演员,自然也有着数不清的“禁忌”,而木村拓哉更是一代国民偶像出身,其饰演的角色大都俊朗帅气,就算玩家怎么用他整活,也比其他的《人中之龙》参演者们待遇好上太多了,想想桐生一马到底揍趴过多少明星大腕,你应该就懂了。

“因为在街头闹事,而被拘捕的木村拓哉”

和受众更广的影视剧不同,具有“交互”特性的电子游戏,在保证游戏性和乐趣的同时,还要控制好游戏的最终成本,本来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现在制作组还肩负上了保护好演员形象的职责。

不过,也并不是所有演员都像木村拓哉一样时刻注意保持形象。相反,有个别演员,似乎完全不在意自己的个人形象,甚至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在暗地里被游戏厂商挟持。而说起日本游戏界最能整活的人气演员,有一个人是一定不得不提的,那就是日本演艺圈头号索粉的山田孝之。

山田孝之

同样是高中出道,山田孝之却走的是传统的演员道路,因为长相俊秀,演员生涯的早期,扮演了不少“美少年”角色,其中改编自东野圭吾小说的《白夜行》,以及轰动日本的“纯爱剧”《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直到现在也频繁地被人们提起。

但要说国内观众熟悉观众最熟悉的,大概还是他在《热血高校(クローズ ZERO)》中,扮演的“芹泽多摩雄”一角。在剧中,他作为“距离称霸铃兰顶点最近的男人”,与主角泷谷源治间的对手戏,看得不少纯真少年“误入歧途”,引起了社会范围的讨论和关注。

山田孝之饰演的芹泽多摩雄,算是相当还原了

顺带一提,泷谷源治的扮演者,2016年,私下与山田孝之关系很好的小栗旬,在《人中之龙6》中扮演了东城会染谷一家的头领染谷巧,促成其出演游戏的原因,除了本人是系列粉丝外,更是因为其在演艺圈的另一位好友,出演了《人中之龙5》的大东俊介的推荐。

现在看来,《人中之龙6》的真人演员阵容也算得上豪华

而另一方面,粉丝们也为山田孝之没在《人中之龙》中露脸,感到有些惋惜,毕竟这时,他已经在游戏圈中混得家喻户晓了。

2011年,一部名为《勇者义彦和魔王之城》的深夜电视剧,在东京电视台播出,山田孝之在其中饰演了勇者义彦一角,这是他第一次在大众视野中,和电子游戏产生交集。《勇者义彦和魔王之城》主打“低消费冒险”,是一部典型的低成本无厘头喜剧,片中充斥着各种对游戏情节(尤其是SE的《勇者斗恶龙》系列)的调侃和沙雕式“解读”,不少片段在经过截图剪辑后,一度成为中文互联网上最流行的表情包“迷因”。

就算你没看过电视剧,也一定看过这个叫做“涂满剧毒的匕首”的沙雕表情

不仅勇者本人的穿着取材自《勇者斗恶龙5:天空的花嫁》,就连一路上遇到的怪物形象,也都是直接照拿。不过,由于贯彻着片子刚开始定下的“低成本”目标,这些怪物清一色由瓦楞纸“粘合”而成,让本就无厘头的场面更加沙雕,如果不是因为那些是不是乱入的当红演员和恰到好处的情节设计,它大概率会被当做一部学生拍摄的“COSPLAY短剧”。

片中,山田孝之扮演的勇者在认真的外在下,言行也充斥着搞笑劲。

除了“勇者斗恶龙”系列之外,片中还能看见不少日本游戏的影子

尽管本剧对《勇者斗恶龙》极尽调侃,却成功用超低的预算赢得了观众的欢迎,在电视剧第一季放送期间,《勇者斗恶龙》之父堀井雄二还专门跑到剧组,称赞了剧中用纸做的怪物形象还原,而这些怪物的形象,实际上也是在SE的协助下,制作完成的。

不知道是不是这部片子,让索尼看到了山田孝之在“整活”上的才能,PS4在日本发售的一年后,山田孝之以“演员到齐了”为关键词,为索尼拍摄了两支电视广告。在广告中,作为演员的山田孝之手提刚刚买到的PS4,面露微笑拒绝掉了电影的工作,并为了空出玩游戏的时间,身穿古罗马式盔甲向经纪人下跪。

虽然出现了“土下座”,这一日本最“高级”的请求方式,但这两则广告的创意都只能算是普通,如果一定要做一个等级鉴定,大概也就是在普通水准之间,和《勇者义彦和魔王之城》中山田孝之的表现相比,实在有些大材小用。

而广告制作方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很快,他们又找到山田孝之,拍摄了一部宣传《蝙蝠侠:阿卡姆骑士》的广告,这才有些找对路子。当他站在椅子上一甩披风,喊出那句全世界通用的经典台词“我是蝙蝠侠”的时候,还真有点酷炫。

这之后,还有山田孝之对着风扇装作飞行的场景

实际上,早从上世纪PlayStation 1时代开始,索尼就以沙雕和“迷惑”的广告,给观众们留下过深刻的印象,但打破人们生活中的常识,结合夸张的表演传递最直接的信息,也正是这些广告成功的地方,只是不知道山田孝之在签合同前,有没有仔细考虑过这些问题。

到现在你还能看到日本网友们制作的“PS迷CM合集”,其中不少甚至用“诡异”来形容更加合适

这之后,山田孝之便成了PS4游戏广告的常驻嘉宾,几乎以每年稳定一部的频率,出现在电视上,并且形象也越发崩坏。

2016年,《勇者斗恶龙:英雄2》发售在即,SE联合索尼,又找到“前任勇者”山田孝之,想让他在广告中,展现一下自己沉淀已久的“DQ爱”。最后的成品广告分为两则,一边是上班族的山田孝之加薪升职,伴随着各种游戏效果音,另一则是讲述了一次使用“咒语”的公司会议。

据山田孝之自己的说法,他本就是一名忠实的《勇者斗恶龙》玩家,同时还喜欢玩玩《使命召唤》什么的。

这则广告除了把“整活”精神拉满,也直接戳中了所有“DQ”玩家的情怀,在片中,山田孝之用《勇者斗恶龙》中的专门术语,开了一次没人听得懂的会议,如果你不是一名系列玩家,大概率也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对着会议上睡着的人大喊“撒美哈(游戏中的效果为解除我方睡眠状态)”

在这之后,山田孝之直接升级为PlayStation的形象代言人,开始在PS4广告中又唱又跳,甚至拔起勇者之剑直面巨大的怪物,几部片子都是特效横飞,展现了PS品牌的主打的“沉浸游玩体验”。

不过,真正让粉丝们开始担心,山田孝之是不是有什么把柄落在索尼手上的广告,却是2018年,《怪物猎人:世界》的两则宣传广告,就是这两则广告,造就了山田孝之在游戏广告界的“不灭神话”。

在广告情节中,本来正在片场休息的山田孝之在听到“怪猎”一词后,突然一人玩起了“怪猎游戏”,先后化身世界中的灭尽龙、搔鸟、浮空龙和角龙,将剧组搅得一团乱,最后在众人的围捕下落网,整个过程对几只怪物生态表现的还原,恐怕能让卡普空都自愧不如。

尤其是这只搔鸟,不管是神态还是动作都非常还原

这边“怪猎世界模仿秀”的热度还没完全消散,那边索尼也没忘记给自己整点好活。2018年前后,正好也赶上“虚拟主播(Vtuber)”井喷,索尼一拍脑袋,干脆把山田孝之也做成了“Vtuber”,在一则名叫《山田孝之4G,起动》的MV中,一个自称“山田孝之”的虚拟人头在赛博空间里,随着节奏做起了PS4大作联播,暴走加变身终于让他突破了人体的极限。

山田孝之欠索尼的钱当然不是真的,他大概率也没被索尼绑架,但这一系列的广告,确实在不少玩家心中,树立起了“山田孝之=沙雕广告”的“刻板印象”,但也因为这样,这个正步入中年的影视界男星,拥有了一批原本属性并不吻合的“玩家粉丝”。

2019年,《死亡搁浅》发售前的宣传期间,索尼日本安排了一系列对谈节目,分别找来了游戏出演者迈斯·米克尔森、游戏实况组合2Bro,以及山田孝之,与小岛秀夫进行了关于创作和游戏内容的对谈,在访谈中,山田孝之也顺势表露出了想在小岛游戏中露面的意愿,让粉丝们期待了一把。

小岛秀夫与山田孝之(右)

可惜的是,也许是因为疫情的原因,在这之后,山田孝之便没有拍摄过其他游戏广告,唯一与电子游戏的交集,只剩下PS5版《原神》的试玩和实况活动,也和大部分艺人游戏实况没有太大区别,其广告中特有的那套“咆哮”和“颜艺”看不到一点影子了。

今年3月,系列新作《怪物猎人:崛起》登陆NS平台,卡普空再次需要一个当红明星来为作品进行宣传,但这次却没了山田孝之什么事情。

电视画面中,一名短发的女性手持猎人大剑,给学生们教授了“崛起”的游戏知识,课还没上到一半,就亲自展现起了本作核心的“翔虫”系统

倒不是说本田翼不好,相反,九二年出生,长相可爱的本田翼,大概是当前日本传统演艺圈“玩家味”最浓的女星了。除了是忠实的游戏玩家与实况直播主之外,她更是有着一天连续玩18个小时,以及在综艺节目上打败现《噗哟噗哟》职业玩家(在对方放水的情况下)的可怕经历。

可是,比起山田孝之那收放自如的“沙雕演绎”,无论是谁都难免感到有些惋惜。

本田翼为《怪物猎人:崛起》拍摄的电视广告“怪猎老师”

现在回想起来,有些广告创意,也许只有特定的人群才能完美地将其表现,就像为山田孝之量身定制的《怪物猎人:世界》广告一样。在索尼日渐将业务重心脱离日本的当下,也不知道玩家还有没有机会看见这个曾经的“芹泽多摩雄”,再进行一次上献给玩家的“游戏表演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