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拆散了前男友和新欢,小说:系统警告!渣男三天之后和新欢大婚,要么拆散他们,要么死

浏览:1667   发布时间: 2022年09月23日

小说:系统警告!渣男三天之后和新欢大婚,要么拆散他们,要么死

易珠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完了,我不干净了。”

她向后仰倒在床上,做出一副无知觉的样子。

可是等了好久之后,面前那人都没有任何反应。于是易珠悄悄睁开一只眼睛,果然看到那人一副雨恨云愁的样子坐在床边,眉头皱起,嘴角抿得死死的。

见她睁眼,他才道:“如果你非要他,我也不是不可以……”

后面的话——后面的话就被易珠的掌心堵住了。

易珠无语嗔道:“你哪只眼睛见我喜欢那个渣男了!”

布尼安眉间的忧郁一瞬间云开雾散,他惊喜道:“你真的不喜欢他?”

易珠拼命摇头:“不喜欢不喜欢,谁要喜欢他可是到了八辈子的霉了!”

布尼安附和点头:“是啊,我看那个仙蒂公主是要倒了霉了。”

易珠:“什么,他要和仙蒂公主结婚?仙蒂公主那么嫌弃平民,怎么可能同意跟焦尔结婚呢!”

“等我一下。”

布尼安想了想,起身找出来一件自己常戴的礼帽,摆在易珠的面前,蹲下身示易珠一起仔细查看。

“咱们不是在说焦尔么,拿这个出来做什么。”易珠拨动着帽子上装饰的金环,疑惑地看着布尼安。

布尼安冷不丁从嘴里冒出一句:“你现在碰的金环,就是我的公爵爵位的象征。”

易珠嗖地一下把手缩回来,连声说:“碰不起,碰不起。”

布尼安:“……”

上天可见,他不是这个意思。

他拿过来这个帽子,就是想让妮蒂亚更加深刻地认识到贵族的身份所代表的一切东西,就连平时穿出去的衣服,都要诸多讲究。

布尼安无奈地暗示道:“焦尔现在也有一顶差不多的帽子了。”

易珠惊讶道:“他现在是贵族了?”

布尼安点点头:“男爵。”

易珠盘腿坐在床上思索道“唔,这样仙蒂公主同意跟他结婚这件事就说得过去了。”

“不过,就算食人花是焦尔培育出来的,老国王也不至于直接给他封个爵位吧,这年头爵位这么不值钱么?”易珠又提出了新的疑点。

系统好心提醒:“你再多猜几句,亲王殿下的脸就彻底跟锅底一样黑了。”

易珠抬头仔细端详,还真是如系统所说的。

一说到新晋的男爵焦尔,亲王殿下的表情明显就从 φ(゜▽゜*)♪变成了(* ~︿~) 。

他甚至还赌气过去把自己的礼帽从易珠的手里拽了出来。

易珠很是疑惑:“这又是咋了?”

系统小声提醒:“吃……醋……了……”

易珠:“……”。

醋劲这么大么?

一提到前男友就要闹脾气,那等他知道我还有个老公,那嘴巴不得撅到天上去!

系统无声冷笑:

噘嘴?你可太小瞧主神了。他要是知道你有个不存在的老公,把这个世界掀了都有可能!

易珠试图解释:“不是,我就是必须过去破坏他的婚礼。”

说完的那一刻,她才觉得自己好像越抹越黑了。

果然布尼安的脸色瞬间黑如锅碳,冷声道:“破坏他的婚礼做什么?难道你想做那个新娘?”

易珠:“……”

我说我做任务你能信么?

小说:系统警告!渣男三天之后和新欢大婚,要么拆散他们,要么死

帝国的傍晚着实短暂,火烧云如昙花一现。

出现即消失。

二人一统被老管家安排在出去买菜的马车里。在太阳落山的时候出发。马蹄踏在石板打出嘚嘚的声音,易珠和布尼安在车厢内颠簸地一上一下。

系统郁闷:“跟着亲王这么久,一直坐买菜的马车是怎么回事呀!”

易珠:“……”颠的也不是你的屁股,闭嘴好么?

“没有实体的人没资格抱怨。”

系统嘤咛一声,感觉受到了十万点暴击。

等到了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在帝国的领土上,夜灯纷纷亮起。美丽的人间烟火完美的将所有的邪恶深藏。

仙蒂公主的庄园中是一片欢腾的景象,灯红酒绿,仆人欢声笑语,进进出出。

易珠扫过一眼,发现光是房子就好几栋,庄园最正中间是一座五层高的城堡,从上到下被粉刷成了刺眼的粉色,在灯光下尤其辣眼睛!

在亲王殿下抬头看到城堡的那一瞬间,易珠亲眼看见他的表情扭曲的一下。

系统盲目称赞道:“亲王殿下不愧是帝国最有审美的男人!”

易珠从这一句中看出了系统隐藏的很好的小嫉妒,直接一击必杀:

“没实体的统子,是永远得不到亲王殿下搭配服饰的机会的!”

系统屏幕上缓慢现出两个大字:K O

然后一个动漫小男孩的身影走上了三笔画成的上吊架,抛出一根绳子吊在了上面。

尸体还一晃一晃的。

易珠:“……”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这么脆弱。

动漫小男孩动了动,又发出了“嘤咛”一声。

布尼安哪里知道易珠和系统之间的明争暗斗,尔虞我诈。

他看见易珠久久盯住那栋堪称豪华的城堡,红着脸说道:

“我虽然贵为公爵,封地甚广,奈何不会经营,家产并不丰厚。仙蒂则是继承了商人祖父的全部产业,足够她挥霍好几代的…”

代表系统的动漫小男孩从上吊绳上动作麻利地跳下来,头上冒出一个对话框“亲王殿下就是解释他没有仙蒂公主那么有钱,因为他没有一个好爷爷!”

易珠:“……”

布尼安见她脸上表情尴尬,连忙保证“对不起!妮蒂亚相信我,今后我一定会好好管理领地的。”

易珠直接囧在了脸上——

大哥!对不起不能乱说啊!您这跟男朋友盲目道歉有什么区别!

她试图辩解:“您有没有钱跟我真的没有关系……”

又在布尼安更加伤心的表情中渐渐脱下了接下来的话。

看着易珠不再反驳,布尼安脸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易珠:哥们,我现在真的怀疑你在套路我。

………

两个人跟在一队欢声笑语的女仆身后,悄悄地潜入了那栋亮粉色的城堡之中。

“小姐终于嫁出去了!老爷终于可以放心了!”

“听说男爵大人相貌特别英俊,还是被国王亲自封爵的!”

“第一代爵士就是要比后面那些世袭的要强!”

“那当然!小姐今天还跟我说男爵大人驱马去了三十里外的城镇里给她挑结婚珠宝去了!”

“啊!太浪漫了!!”女仆捂脸尖叫。

易珠和布尼安对视一眼:焦尔今天不在,正是一探城堡的大好时候。

没准恰巧能看到黑化的小臭花呢!

小说:系统警告!渣男三天之后和新欢大婚,要么拆散他们,要么死

见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易珠干脆坐起身来开始——脱!

布尼安的脸颊瞬间涨红,一张嘴都口吃了:“你!你就算引诱我,我也不会退让的。”

系统在旁边捧道:“嘿!还吃醋呐!”

易珠无语道:“布尼安,你想多了。我是要给你看身上的伤疤。”

原来刚刚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原主妮蒂亚被勒死扔在了巨型食人花面前当肥料。易珠穿越过来的那一瞬间,本能地释放出来木系能量修复了身体,但是妮蒂亚毕竟死过了一次,食人花的黏液给她的身体造成了不可恢复的灼烧。

伤是好了,伤痕留下了。

当天布尼安给她换衣服的时候也看见了这些伤痕,那时候还觉得是她独特的标志。

今天再看,竟然又有种心疼的感觉重新从心头升起。

他轻轻摸过易珠手臂上光滑的皮肤,声音明显低沉了下来:“怎么弄的?”

易珠坦白:“焦尔干的。他想把我喂给食人花。”

“他也对你做了这样的事?!!”

布尼安的大掌不受控制地牢牢攥住了易珠的手臂,瞬息之间,他掌下那块皮肤就已经被捏红了。

再捏下去,易珠的整个手臂都会被捏成青色。

但是易珠却一动也不动,她已经被布尼安那一刻脸上的糟糕表情所震慑。

这是怎么样的一种痛苦的表情啊,易珠能够感觉到,他此时承受的痛楚不亚于当初妮蒂亚所遭受的苦难。

这样的感同身受让易珠觉得震撼,这是她第一次直观地面对着布尼安对她的感情。

没有暧昧,没有侵入,没有挑逗,反而非常纯粹。

“你曾经承受的痛苦,即使过了这么久,也分毫不减地加之在了我的身上”

这就是布尼安脸上的表情所传递出来的全部信息,而易珠被这冲动又激昂的情感完完全全地钉在了原地,无法动弹。

等了许久,布尼安才缓缓地述说了起来:

“我想,你已经见过我的舅舅了。我之前跟你说过他病的很重,马上就要不久于人世。”

“但是,他现在却完全恢复,就像是从来没有生过那样重的病……”

布尼安和盘托出了自己的发现。

就在那天看到小臭花暴打马车夫之后,他察觉到了舅舅话语之间的巨大疑点。

通过不断翻查近年来学院植物师的毕业档案,他发现每一年都有几个植物师的档案写的晦涩模糊,几乎查不到这些人的踪迹。

他不嫌麻烦,派人去到这些人的家乡追查,果然都说多年未见自己的孩子/亲人了。

最可疑的是,人是不见面了,但是每一年都会有人带着一笔钱过来,说是为朋友送来的。

顺着这笔钱,布尼安查到了老国王手下的亲兵队队长。

这些失踪的植物师们,很有可能全部都被老国王调入了庄园里面。

贵族这个词本来就充满着秘密,为了保守庄园完整的秘密,老国王毁掉一些档案也无可厚非。

可是,布尼安身为亲王却十分清楚,老国王的庄园里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任何一个植物师。

布尼安还有几株蔫了吧唧的珍稀植物,而老国王却是真真正正连植物都不养的!

那么……这些消失的植物师,都去了哪里?